热心网友

是个仙女,很酷的仙女。

致姍姍來遲的你 chapter 24




Chapter 24





路边的橘色猫咪正在阳光下,有些微倦的眯着双眼,将蜷起的双腿禁不住的用舌头屡屡舔舐。
安逸又慵懒。

突然出现了一道骤停的车辆,惊的猫咪竖起毛发,四肢跳的攀高,警惕的双瞳盯紧了车辆中人影的轮廓。



可车厢里的人并不急于开门下车。
两人耳鬓厮磨了好一会儿,亲昵的难舍难分。


“怎么办?”千玺顺着还依靠在自己肩膀上的仍是睡意的脸庞,指尖轻柔的摸着她小巧的耳垂。

“什么怎么办?”迟玥珊迷茫的抬起了头,正好可以看着对方神情认真思考问题的模样。

“不想放你回家。”千玺微眯着猫般的慵懒双眸,现在只需要他偏一下脑袋,以两人现在双颊的角度,就可以恰恰好的唇齿相依上。

可迟玥珊维持着理智的,稍稍退了点距离,然而眼中依旧无法挪开视线,连他的睫毛都想一一尽数,无奈的说道:
“可是还有工作啊,今天下午的飞机。”

眼看着她微微嘟起嘴,令千玺忍不住伸出手指捏住那充满不满的唇瓣。

被突然捏住的迟玥珊,随即瞪大了眼,像是在埋怨他怎么可以这样恶劣。

下一秒,对方温润的唇,就在手指间,传来了柔软的触感,与其截然不同的两种触感,却相同的温度皆在唇边蔓延开。


还有那熟悉眷恋的嗓音,正温言细语对着她的耳蜗说着:
“我会等你回来的。”


她就像一只鱼,正作为猫的猎物。
除了被拆吞入腹,已然是动弹不得。



连车外那只猫都看到已是困意,直打瞌睡。
这会儿,迟玥珊才红着脸,慌乱的下了车。



她显得有些腼腆,说道:
“就送到这里吧。”
似乎对两人关系的转变仍保留些局促。
即便到了家的楼底下,暂时也没有想领对方单独进屋的准备。



领会了她的意思,有些略感意外。
易烊千玺眼神中稍微动摇了一些情绪,不过很快又笑意浓浓的凝视着她躲闪的眼睛,说道:
“嗯,快回去休息吧,等你上楼后我再离开。”

周到又体贴。



一切来的像梦般美好。
让迟玥珊不由的恍惚起来。

「我真的…拥有了眼前的人吗?」


可到了嘴边却怎样都无法问出口,只能体贴的说一句:“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
依依不舍的道别,挥了挥手。
眼中布满了掩饰不住的失落。


一步三回头。
每次回首,都能看到车窗里,他的温柔笑意。
犹如初见时,那天也是阳光弥漫,一张带着少年稚气的俊朗面庞,却拥有着雕刻般坚毅的眉眼……

那眼睛似是浅浅的棕色,在阳光下更显澄澈清透,可饱含着无数难以揣摩的情绪。

就像是一本童话书,干净美好的引人入胜。




就这样在脑海中,与现在的他,反复反复的……
重叠起来。

心里的那些不安,仿佛也会跟着逐渐消失。





直到目送着迟玥珊到家拉开窗帘,看着她探出小脑袋,一边还不忘的挥手告别的模样。
易烊千玺也伸出手挥了挥,仰着脖子望着她,禁不住眉眼里的宠溺。

就在她终于强忍着不舍,转身后。



车窗渐渐升了起来。挡住了正是明亮的阳光。
原本的温柔笑意,也顷刻荡然无存。
只有描绘不清的神情凝重。




很快的,车已扬尘而去。



街道上的猫咪本是在阳光中睡得安稳,可被这一阵略过的寒意清醒的瑟瑟发抖。




*



突然出现的一双名贵皮鞋,正踩在了与之格格不入的荒废巷道中。
脚步伫立在一道残破的门槛前,停了下来。
他犹豫着要不要敲门。
随即,掏出了一张手帕,包裹着了手掌。


这才,安下心的敲了敲门。

一声、两声、三声……

始终门里没有任何动静。
看似就如这破旧屋子已然荒废。


就在吴俊坤已经要放弃离开时,巷口处又出现了一道身影。
见到来的人,吴俊坤没有意外,反而如释重负的笑了笑说:“我刚敲了很久的门,好像家里没人。”


对方看了眼紧闭的门,领会儿的点点头。
「嘘。」修长的食指挡在一张纤薄的唇间,示意道不要说话。


吴俊坤会意,连忙让开了身,也抿紧了嘴唇。



那人没有伸手敲门,而是刻意放粗了声线,连语调也揣测着北京胡同的京片儿音,说着:
“嫂子,听说大哥儿住院了,我们是他朋友,来给他送点钱!”
说完后,脸却是不淡定的红了。




果不其然。
不出一会儿,门就豁然敞开。

吴俊坤不免心中暗中牢骚着:
「演员真是戏说来就来,狡猾的很,哼。」



门后的妇人在看着眼前两位身着不菲的男子,惊恐的瞪大了双瞳,立刻意识到不对劲。

刚想伸手把门再关上,可吴俊坤那裹着手帕的掌已然抵住了门口。


“你们是什么人,我不认识你们!我老公也不会认识你们这样的人!”
妇人慌乱的脚底打乱,说话也抖抖擞擞起来。



“别紧张,我们真的是来送钱的。”吴俊坤从口袋里递出一个塞满了现金的信封,紧接着说道:
“不过……相应的,请你告诉我们,你老公之前是在给谁当司机?”



“我……我不能说!”
妇人眼珠子骨碌碌的转的很快,似乎很纠结到底该不该说,眼前的两个男人非富即贵,看着也很是不好惹的样子,可……


见状。
吴俊坤情急之下,想进一步逼问时。


而另一人,仅是不慌不忙的打量着屋内的陈设。
随即伸手拦住了吴俊坤,条理分明的说道:
“这些鞋子和包的名牌,应该不便宜。”



吴俊坤顺着方向去看了一圈。
果然,皆是一些名牌货,虽说款式已有过时,但也绝不是这种家庭消费水平内的物品。
“这是什么情况,你觉得呢?”



“看来是我们之前都猜错了,走吧。”

那屋内晦暗不明的光线,渐渐将轮廓中的人影照映的清晰可见。
在光暗中褪去了温和的模样。

而是一名成熟男人应有的眉目坚毅和睿智的眸光。




*




帕莎一如往常的会先坐在许天昊的车里等他出门。
可今天,她却久久不见许天昊的身影。

只好越发无聊的开始在车内随便摸摸翻翻。



就手摸索到一个不显眼的抽屉时,却被其中一道夹层,兀然吸引住了好奇心。



看了眼周围,确认无人。
随即连忙抽开那道缝隙,从中掉落出一张相片。



是一张婚纱照。


保存的完整的婚纱照。



照片里的男人是许天昊,而女人看着很是眼熟……
却在脑海里,一时之间完全想不起来,何时见过这张脸。




这才让帕莎恍然意识到。

是啊,许天昊是结了婚的人,尽管他家里,他身上根本看不出已婚的痕迹,但是事实就是,从他的衬衫到手表,他的那位妻子都替他打理的很好,井井有条着。

想必这个女人一定很爱他……
无微不至的料理他的生活,同时忍受这个男人的放纵背叛。



帕莎也不知道这到底算不算一个发现,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打电话给迟玥珊。
或许这个消息会是她想要的。


“喂,我这找到了许天昊和他老婆的结婚照,你要不要看看,拍了照片发给你?”



另一端的通话。
迟玥珊好像手头上正忙着什么事,旁边也时不时传来另一个女人的声音,像在催促着什么。


忙活了好一会儿,迟玥珊才抽出手拿住了手机说:
“我听到了,现在经纪人催我去机场,一会儿飞机上收不到消息的,干脆等我回来后直接找你的时候再看吧……”



听到迟玥珊的这句话里,总好像有什么关键的信息在脑海中闪过。
可帕莎却完全无法静下心,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正准备开口提醒一下时。



迟玥珊这边已经慌乱的打断道:
“不说了,我要走了。”



望着手中已经挂断的电话。
那嘟嘟的盲音,令帕莎心里烦乱的无从理清。



「我没必要管那个女人……完全没必要……」




*





机场途中。

迟玥珊漫不经心的看着沿途风景,握着手机,想着帕莎刚刚提到了许天昊。
不禁重新梳理起思绪。



她一直都在调查。
究竟那天的车祸背后的始作俑者是谁。
如果说狗仔是帕莎爆料吸引来的,继而导致车祸是个意外。

那倘若,没有狗仔,没有车祸。
那个司机究竟想把她带去哪里?

现如今,那个司机还在医院昏迷不清,就连警方也只是把司机当做车祸受害人处理了。

像是断了饵的鱼线,无从深究。


可一直隐约能感受到,在这娱乐圈里。
就在自己一心只望着易烊千玺时,也有一双眼睛正虎视眈眈盯着自己。


这太危险了。
她必须面对,要把危险的因素杜绝,继而不去拖累身边的任何人。



目前,唯一能锁定的人就是,那个曾经试图潜规则未遂的:许天昊。
而他也是圈内足以具备这个能力的人。
可以在了解她的行程下,从而实施“绑架”的人。


以及,当初,在她还没拿到「最佳女主角」奖项时,就已经有媒体泄露了消息,并且放出了潜规则的新闻,让她成为了有史上最难堪的「获奖人」。


能有这个暗箱操作能力的人,无非就是想逼她走投无路,臭名昭著下束手就范。


无论怎么想,果然,许天昊是最可疑的。





至于……帕莎……

等帕莎能把相关的证据收集到后。
迟玥珊愿意把手上的资源都给她,以作弥补。

并且,让她未来堂堂正正的站在荧幕前,再也不需要去混迹那些肮脏不堪的酒局。

从今以后,帕莎会是一名真正的演员。



也算作是,迟玥珊对自己的罪恶感,所做出的相应救赎。
尤其是,在现在,当得到了那份自己最向往纯粹的感情后……
会逐渐开始害怕自己的卑劣,会在有一天成为推开美好之人的利刃。



迟玥珊有些惶恐不安的克制住自己这种想法,急于转移了注意力,看回窗外仍在移动的景象,问道:
“玲玲姐,时间都快到了,怎么这会儿还没到机场?”



玲玲姐,是从她正式开始演艺道路的第一名经纪人。这么些年,所有的工作,行程上大小事,都是玲玲姐经手的。



坐在前座的玲玲像是在发呆,盯着手机中的一张照片没有反应,处于无动于衷。




迟玥珊觉得奇怪,探出了身看向她的手机屏幕。


映入眼中的画面是鲜亮的油彩,和清晰的色块相互的碰撞。



那是一幅在她记忆中深刻无比的画:
「黄昏与黑夜交界之处」



!!!



窗外的风明明很温和和煦,可此刻却令迟玥珊浑身从头寒到了脚尖。


「玲玲姐,是从我正式开始演艺道路的第一名经纪人。」


而这幅画明明是她在此之前,先拿去参加了慈善拍卖的……

况且任何网络上都没有发布过……



晃过神的玲玲,不紧不慢的关上了手机。
随即面容柔和,笑意亲切的回过头问道:
“怎么了,珊珊?”
“不用担心,我们很快就到机场了。”
“对了,我在后排放了一条披肩,下了飞机后很冷的,记得披上,别生病了。”



看着眼前依旧亲切关怀备至的人。
迟玥珊点了点头,心底只能告诉自己,一切都是多虑。
玲玲姐,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自己。

没问题的。




脑海中闪过了就今早时,那还仿佛就在耳边诉说的声音,温润低沉的嗓音告诉她:
“我会等你回来的。”










「等我回来,千玺。」
「一定不会有事的……」

评论(3)

热度(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