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心网友

是个仙女,很酷的仙女。

0.5# 「真漂亮 OR 假漂亮」



这周累积的评论是葭尧语偏多,所以现在设定是:男主先对葭产生好感。
(并不影响楚楚线发展)

再过几章会开始分线:
(1.0)楚楚线里楚楚是女主,葭是女二;
(2.0)葭尧语线里葭是女主,楚楚是女二。
「根据标题1和2看女主分线」

然后根据每周评论,决定更新哪个女主线(两条线世界观剧情都是各自独立,感情线不矛盾)
想看喜欢的女主线一定要记得留言哦!






0.5# 裸





「艺术家更喜欢的只会是自己的创作。」





夜晚的风逐渐偏凉,身后的鸣笛声也愈来愈近。
葭尧语拢了拢身上松松垮垮外套,风依然钻进了她脖颈里,惹得一阵冷颤。


一辆低调的黑色涂漆轿车突然刹在身旁。
昏暗得夜色和刺眼的车灯,辉映出车厢内的轮廓,宛如雕刻般硬朗的侧脸线条。


发丝中微微露出的额头,再到挺立直线的鼻梁,流畅的化成曲线勾勒出嘴唇处独特的唇酒窝。
随着光影变换,目光清晰的看见脖颈的喉结,正在丝丝鼓动。
“这就是你晚上有约?”


不悦的质问,才惊得葭尧语把目光抽离开。
「原来刚刚喉结在动,是因为在说话啊……」

“啊?”心里嘀咕完,葭尧语才慌乱的回答道:“额…朋友有事,临时取消了约会。”

葭尧语心虚的撇开脸,不敢再和易烊千玺对视。

她耍了些小聪明……
早在摄影棚的时候,工作人员偷偷诋毁着自己时,易烊千玺就在一旁。借此,她刻意的让楚楚先回去,以退为进的将自己放在合乎想象的弱者地位。
利用了易烊千玺的同情心和男性的责任感,从而对自己产生情绪上的关注。

她一直都是这样的,凡事都需要用些别人看不起的方式,才能达到目的。
一时之间她很难坦然的再去直视对方。



“哦…”听到她蹩脚的解释,易烊千玺冷淡的回应一声,四周顷刻静谧的凝重。


就在葭尧语慌乱想着,该不会易烊千玺已经意识到她在撒谎,开始讨厌自己了吧?


此时,风的声音杂糅着温暖的诉说:“既然取消了,”
恰好,打断了葭尧语的胡思乱想。


易烊千玺低沉柔和的嗓音,不紧不慢的接着说道:“不如跟我吧。”


“嗯?”葭尧语不解其意的面露困惑,全然忘了刚才的心虚胆怯,双眸瞪得大大,很是无辜。


“约会,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看见她再次将目光直视自己,易烊千玺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,伸手打开副驾驶旁的车门。
他本以为“约会”两个字是很难说出口的羞臊,却在看见她双眸时,袒露的很是自然。






车渐渐驶离城市中心,通明的灯火越来越暗。
可坐在易烊千玺身旁的副驾驶上,葭尧语却无比安心……

像千玺这样的男生,女孩子会喜欢上似乎很是理所当然。
即便并不想承认,可她已经开始妄想幸福。


“到了。”易烊千玺稳妥的停车,熟练的解开安全带,狭小的车厢空间里,他的一举一动,声音都格外清晰。


葭尧语目光无法从他身上移开,看他发型依然是拍摄时的卷发,毛绒绒的很是松软的样子。
「不知道摸起来会不会很像小狗的毛发?」


心里嘀咕着很多想法,葭尧语才将目光看向眼前一片景象。
“哇~!”


感慨声瞬间淹没在海浪声中。

两人站在简陋的岸边上,月光冷的昏暗,照着海水翻滚,风肆意的卷起咸腥味。



“这里居然会有海!”葭尧语兴奋得想要赤着脚下岸,却被易烊千玺有力的臂弯,一把拉住。


“晚上涨潮了,很危险。”困意使易烊千玺眸里都是盈盈的水光,在黑夜里很是明亮。


葭尧语收敛起自己的得意忘形,抿了抿唇说:“好。”
扮演活泼明朗的人,已是她习以为常的惯性。
大家喜欢积极的人,就算是千玺也不会意外吧?
跟千玺在一起,她想要展现活泼明朗,却又怕自己聒噪厌人。




而此刻,两个人只是静静的站在岸边,听着海水的声音,风的声音,世界整个都平静。
像是一种魔法,让她卸去所有伪装的魔法。






易烊千玺从车里拿出一副老旧的古董相机,手里鼓捣着别人看不懂的操作,说道:“我给你拍照吧。”

“诶,怎么这么突然?”葭尧语疑惑的看向镜头,迷茫的样子已经被快门声捕捉下。

“不要不要,快把刚刚的删啦!”意识到自己可能被抓拍奇怪的模样,葭尧语反应迅速的扑向易烊千玺手中的相机。

然而易烊千玺借着身高的优势,轻而易举的抬高手臂,欺负着葭尧语费力的模样。

见葭尧语着急的气呼呼,易烊千玺终于将相机递给了她,温热的声音就亲昵的贴着她的耳廓说道:“带你来就是想拍照的。”

葭尧语把相机拿到手,也不知道怎么鼓捣,反而是有些沉重的问道:“为什么…是我?”

“……”有些没有预料到葭尧语的反问,易烊千玺生疏的一瞬间涨红了脖子,喉结卡在嗓子上下浮动,却支吾不出一句话。


两人的沉默,使葭尧语失落的低垂下头,将相机重新塞回易烊千玺手里。
可能是易烊千玺同情她,拍摄时被工作人员贬低,所以以这种方式来安慰她。
她的不堪换来对方的温柔,这样只会令自己更加不安啊!


“太冷了,我们还是回去吧……”葭尧语裹紧了外套,拉开车门想要整个人缩进去躲起来。




而身后传来的声音,让海浪的声音,风的声音,一瞬都停住,只有那一句清晰明亮:

“因为…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儿。”

小心翼翼且真挚。





“骗…骗人吧!”一时间羞愧和欣喜席卷而来,葭尧语慌乱的转回身,满脸的动摇:“明明楚楚比我好看很多,大家都这么认为……”


她习惯了别人都在说,葭尧语不如臻楚。
可终于有一个人,那么温柔诚挚的说着:
她最漂亮,她却只想逃避这份疯狂的喜悦。


看到葭尧语逃避的样子,易烊千玺压抑住喉头里,本想说出的所有甜意。
葭尧语比他想象的,那层「壳」还要厚重。


和自己又有几分类似呢?
他也分不清自己此刻,是在怜悯弱者,还是真实的想要被她吸引。


“…或许吧,”易烊千玺鼻息抑制不畅的心气,语气却仍是诚恳的说道:“可我的确产生了,想记录下来的心情。”


「心情…吗?」
葭尧语逃避的晃动着的瞳孔,终于平静下来。







海风刮的皮肤有些丝丝疼痛。
昏暗的月光照应着皮肤肌理质感粗糙。


相机里的少女褪去了衣衫,白皙娇柔的躯体上只有薄薄贴紧的浅色内衣。
头发被风吹的凌乱肆意,她颓然的处在风中,身肢脆弱赤裸,皮肤上布满了寒意的疙瘩。

少年惊叹相机上她的表现力,移开镜头,肉眼里的她背对着月光,逆光里那么迷幻虚弱。

看着少年面对艺术品般,欣喜惊艳的喜悦。
这是他雕磨出,只属于他一人见过的“加工艺术”。


得到了肯定的少女,更加大胆起来,准备褪去身躯上最后一件保守时。
膝盖处掉落一半的内裤,肩头褪去大半的肩带。



一件带有温度的外衣突然裹紧了所有的画面。
她被那有力温柔的手臂圈住。
隔绝了风和沙所有的刺痛。

还有她耳边摩挲到少年毛绒绒的发丝。
不禁的笑出声。



「果然很像小狗呢……」

评论(8)

热度(18)